www.9992019.com_在缅甸有个银河国际吗

开户电话18206916188

非洲市场究竟有多大 普通简单贸易已不赚钱了

2019-02-28 15:03:31

  非洲投资俱乐部的电话一天到晚响个不停,周德文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忙于接待各地企业家。在众多企业家的强烈要求下,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即将再次赴非考察,而此次考察时间距离上次仅仅三个月。

  周德文是全球中小企业联盟副主席、中国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协会副会长、非洲投资俱乐部执行主席。去年底,应加纳、科特迪瓦共和国总统办公室邀请,他率领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赴非考察,帮助国内民间资本在非洲寻找商机。

  这是周第一次率中国民间资本团赴非考察。来自安徽、江苏、浙江、四川、重庆、河北、北京等地近40位企业家组成的考察团,在非洲受到高规格接待。

  此次非洲之行,在国内企业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有更多的企业家提出也要去非洲看一看。

  近年来,非洲各国政府非常重视和欢迎中国投资者,那次民间资本考察团不仅受到了“国礼”级的尊贵接待,团长周德文还收获了意外惊喜。

  去年12月12日下午,在科特迪瓦MAIRIEDADIAKE市市长和科特迪瓦驻中国商务参赞夸西的见证下,该市举办了隆重、古老而热情的加冕仪式,由当地大酋长和所有酋长正式加冕周德文为酋长,周德文成为第六个被加冕为非洲酋长的中国人。

  考察团随行人员告诉 《支点》记者,加冕活动是突然举行的,大家毫不知情。在非洲当地,加冕一名外国人为酋长,是一种极高的荣誉,代表着非洲人对被加冕者的认可和喜爱。

  在非期间,考察团密集走访了两国的重要部门,分别与外交部、国家港务局、投资促进中心、旅游部、住房与建设部、财政与计划部以及国家电力和能源机构的官员进行会谈,网罗了大量投资信息。

  考察第六天,考察团抵达加纳首都后,立即奔赴360多公里外的矿区所在城市库马西。次日上午,经过6个小时的奔波,考察团到达矿区。在一名矿主的带领下,大家在原始森林中艰难行走了10公里,之后来到一处低洼的河床。在这里,考察团成员目睹了沙中洗金的全过程。

  当地矿工现场采样,淘出了含有金沫的沙子。矿工用刚淘的河沙开始“洗金”,整个流程非常原始,经过矿工的熟练操作,河沙中的金粉被“洗”了出来。

  加纳被称为“黄金海岸”,是世界上黄金储量最大的国家之一,据称50%以上的国土中藏有黄金。此次加纳之行,考察团顺利签下两个金矿开发协议。此外,科特迪瓦总统推出了70万套安置房建设计划,考察团与该国住房与建设部达成了由非洲投资俱乐部承建5万套安置房的协议。另外,还签订了科特迪瓦8个以上的旅游度假村建设,其他还包括码头、电力投资等意向书。

  3月初,非洲投资网总裁王文明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正忙着为企业家们办理签证。“报名的人太多了,我们是小团,只能对人员进行筛选。此次考察人员中,有多名国企老总。国企锁定的大多是机场、道路、港口等大型工程建设项目。此外,还有不少民企想在非洲建汽车4S店、PVC厂、手机厂等。想去非洲投资的企业非常多,他们委托我们考察。”

  早些年,提起非洲,很多中国人马上会联想到“战乱”、“贫穷”、“野蛮”、“饥饿”等等。实际上,21世纪的非洲,内战、冲突等已基本结束,除了个别地区反复动荡外,绝大多数非洲国家政治局势已趋向稳定,政府部门的工作重心转入和平建设与经济发展。

  多年来,中国为非洲提供了大量的经济援助。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贸易环境的改善,中非之间在政治和经济上有了更多合作,中国制定了“走出去”的整体战略,鼓励有实力、有信誉的中国企业到非洲国家投资兴业,转让适用技术和管理经验。2000年,中非贸易额首次突破100亿美元。2013年,中非贸易额已突破2000亿美元 。

  在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举办之前,中非经贸往来主要以民间贸易为主。一批又一批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个体经商者怀揣“淘金梦”,闯荡非洲。早期赴非开店的个体商人赶上了好时候,那时的非洲市场一片贫瘠,就连中国最普通的箱包鞋帽,到了非洲也成了抢手货,一批中国商人一夜暴富。早期的淘金者大多赚了个钵满盆溢后,一时间“想发财,去非洲”的说法被炒得沸沸扬扬。

  正是因为这种技术含量低、投资少见效快、是人就能开店的“捡金子”的活儿,吸引了更多的中小型企业和个体经营者蜂拥而至。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中国人陆续抵达非洲大陆。对于中国的个体商人而言,谈到赴非经商,绝大多数人首先想到去开个商店,一年发去一批货柜,批零兼营,赚上几十万元人民币。

  业内流传这样一个段子,在非洲某市,第一家中国百货商店开张后,日进斗金。跟风者接踵而至,马上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第一百个中国人,全部集中在百货经营上。若某种商品走俏,大家立即群起跟风,很快将商机铲平,结果导致中国人卖啥啥跌价;到非洲投资林业矿业等资源产业,也是集中在行业最下游窝里斗,致使中国人买啥啥涨价。

  长期旅居东南非洲的剑虹(《中国商人在非洲--商情·风情·人情》、《最后的金矿:无限商机在非洲》等书的作者)经过多年考察,提出告诫说,现在决定到非洲创业,对于某些行业,因简单易做、技术含量低,早被过度开发,若盲目自信或对信息缺乏了解,很可能会套牢自己,进退维谷。而对于另一些行业,专业性强,需要懂点技术,市场业已形成,现在进入,正好让你有用武之地,大赚一笔。

  王文明很认同剑虹的分析,“剑虹是我们在莫桑比克联络区的主任,在当地待了13年。”王文明坦言,这个圈子很小,他一手创办的非洲投资网,今年已经进入第十五个年头,这个平台聚集了很多热爱非洲的朋友。而他自己,跟非洲打交道已经26年,考察过的非洲国家和地区达30多个。

  “现在,普通、简单的贸易已经不赚钱了,比如箱包鞋帽等竞争非常激烈。”王文明说,中国人现在面临的竞争很大,一是国人之间的竞争,二是与非洲当地人的竞争,三是与黎巴嫩和印度人的竞争。现在,在广州越秀大厦附近、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等地,都有很多非洲人,他们把价格压得很低。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非洲不适合投资。王文明话锋一转:“如果避开这些简单贸易,对一些有资金、有规模、有技术、有通道的企业来说,非洲仍然是遍地商机。”王称,自己现在天天都在“飞”,基本上都在非洲各国之间考察,“除了少数非洲国家发展得还不错,95%的非洲国家的工业、农业几近空白,几乎各行各业都需要投资。这些国家缺乏商品加工制造能力,绝大多数的生产资料和生活用品依赖进口,尤其是贸易进口,鼓励外来投资。”

  五年前,曾有人跟他打听华商在非洲的投资情况,王幽默地回应道:“现在叫单个谈恋爱,再过几年就要办集体婚礼了。”

  剑虹也认为,非洲各国政府已认识到加工制造业在国民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战略重要性,纷纷改善投资环境,积极争取外来投资。仅就这方面而言,投资非洲就有无限商机,而中国企业进军非洲市场,具有中非友好、资源互补、市场匹配、低成本经营等一系列优势。

  国内民企纷纷赴非投资,一是受国内产能过剩、产业升级的压力,二是看到非洲市场的高利润、低成本优势。比如一个皮革厂或手套厂,在国内每个员工的工资是3500-4000元,而在埃塞俄比亚,每个员工的工资是450-500元人民币,而且还不包住宿,人力成本只相当于国内的八分之一或九分之一。因此,国内很多工厂老板说:“再不去非洲投资,我的工厂在国内很快就被淘汰了。”

  王文明身边的朋友,赴非投资的不胜枚举,涉及的领域也五花八门:开办手机厂、皮革厂、水泥厂、建材厂,以及矿产开发、棕榈油加工、橡胶园开发等。“这些企业虽然规模不大,但已经在非洲铺开了,而且带动了非洲近年来的发展。”

  张涛(化名),重庆人,在安哥拉从事建材生意。他在当地1平方米的装修费用高达2000多美元。赴非创业仅5年,他已在当地建起了一幢大楼,还买了很多地和一片树林。目前,他正在操作的项目是一幢在建的20多层的大楼。

  据张涛透露,在科特迪瓦建房,利润高达60%-70%。“王文明告诉《支点》记者:“非洲一些国家和地区政府推出的安居房项目,大多是当地的大企业在介入,民间资本参与开发的不多。但是,非洲的市场缺口很大。非洲人用钱的方式是把美元当人民币花,所以,中国人去那还是很赚钱的。”

  刘昭阳(化名),原来在天津从事房地产开发,之后在加拿大办养老院。有一次,一个朋友跟他借钱,说在非洲加纳做生意会有钱赚。凭着商业敏感,刘昭阳决定去考察。加纳一行让他热血沸腾,他马上在当地买下了两块地,准备做房地产开发。“那里真的好赚钱,房子没建好就卖掉了,市场缺口很大。”前段时间,他紧急汇了300万美元作为前期开发费用。

  “有个朋友在莫桑比克建招待所,像铁皮屋那种很简陋的招待所,结果发了大财。另一个朋友在刚果金做木材生意,因为介入得早,也赚了很多钱。莫桑比克现在发现了大量的天然气,这次我们要去跟当地政府谈这个项目。”谈起非洲的商机,王文明有些兴奋。

  为什么非洲的钱这么好赚?因为长期以来,非洲一直是单一型经济,比如尼日利亚的经济支柱是石油,安哥拉依靠石油和钻石。非洲的众多国家要转型成多元化经济,需要很漫长的过程。

  “非洲的工业整体上很落后,大多数国家缺资金、缺技术、缺设备,很多基础设施需要建设,对外来投资需求旺盛。现在,非洲已经有了向多元化经济发展的趋势,而这些变化就有中国企业前来投资的作用。”王文明称。

  上世纪末,非洲国家普遍开始采取经济改革措施,鼓励外国企业参与本国经济活动,放宽了对外资进入的限制,包括制订和健全相关投资法律,简化投资审批手续、设立出口加工区、减免税收等。

  王文明介绍,中国在埃及、埃塞俄比亚、尼日利亚等非洲国家设立的6个经贸合作区,相当于在非洲设立的工业园区,都会享受优惠政策。比如关税减免,来自银行、海关等机构的协助,办理相关手续非常便利。此外,还有产品出口到国外的比例安排等等,有一整套的优惠政策。

  非洲国家还纷纷建立了投资促进机构,向投资者推介本国投资商机,提供有关投资环境和法律方面的信息,协助沟通投资者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为投资者提供各种便利。

  比如,科特迪瓦的投资促进中心直接由总统办公室管理,总统非常重视外来投资,该中心制订了一整套政策,根据不同的区域和不同的投资额度,给予不同的优惠政策。为了鼓励中国投资,很多非洲国家甚至把投资政策翻译成中文,提供一站式服务。

  中国民间资本考察团在科特迪瓦考察期间,计划在该国建一个商贸城,阿比让大区区长和港务局局长闻讯后当场表态,“马上批地,全力配合商贸城的建设。”

  一方面,非洲国家各级政府积极抛出各种投资优惠政策,另一方面,也采取一些措施,通过关税阻挡成品进口,目的是鼓励外国人到非洲当地来建厂,建厂方可享受关税减免政策。

  尽管非洲遍地是商机,当地政府也给出了大量优惠政策,然而机遇的背后,伴随着诸多风险,这些风险让不少早期赴非投资的华商,狠狠栽了跟头。

  “在国际工程保险和政治风险方面,我们都栽过跟头。”王文明对本刊记者说:“在非洲某国,我们曾经谈好了一个铁路项目,但当该国换了总统后,项目就不被承认了。后来,他们说项目有问题,需要调查。结果,调查一段时间后,就折腾出问题来了,最终项目无法继续。”

  在利比亚,有个规定是工程交付时,需要当地监理签字才能生效。但有时候,到了签字环节,监理突然跑掉了,导致几百人乃至上千人的工程队困在那里,最终,投资方损失惨重。

  一名中国投资商,曾经拿到了一张加纳的采矿证,在准备开发时,被当地政府告知此证是假的。因为采矿证只有矿业部才能颁发,从其他渠道拿到的采矿证都是假的。在非洲国家,矿产的归属权比较复杂,有些矿产已经被西方国家拿走了;有些矿是属于私人的,政府无权批给投资者;有些矿是政府的,私人无权给予投资者。因此,投资者首先要知晓该矿产的归属权。此外,有些非洲国家规定,2英亩以下的小矿不许外国人开发。如果不了解当地法律,只采用跟当地酋长分红的方式来开发,“后遗症”会很大。

  对此,王文明强调:“非洲每个国家的法律都有差异,南非的法律系统比较规范,而尼日利亚、安哥拉、刚果金等国家人为因素比较大。除此外,还要看介入的是什么项目,不同的项目,遇到的问题也不同。建议中国企业家每到一个国家,都要找当地的法律顾问咨询,寻找熟悉当地商务系统的人来合作。对于那些人为因素比较大的国家,投资时要格外注意。”

  除了重视非洲国家的法律外,对当地的民风民俗及商务系统也要有足够了解。一名赴非投资的企业家曾经遭遇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他在非洲某国买了一块地,跟政府谈好后,政府顺利为其颁发了证书。准备开发时,当地酋长说:“这块地我不同意是不行的。”于是,继续跟该酋长谈判。最后,终于跟酋长谈妥了。此时,村民又说:“我外婆不同意,这块地不能给你。”

  在非洲,诸如科特迪瓦、加纳、尼日利亚等部分国家和地区,他们还保留着很传统的习俗和完整的酋长系统,当地百姓也是一半听从政府,一半听从酋长。中国企业去投资时,如果不了解这些,一猛子扎进去,有可能会遇到诸多麻烦。

  遇到问题时,王文明建议:“最好先跟当地酋长沟通,取得酋长同意后,他们有时候会帮忙协调政府,通常情况下,政府比较尊重当地酋长。最稳妥的做法是,事先了解当地的文化、历史、宗教、民俗、法律和商务系统。中国民企赴非洲投资,最大的问题是缺乏对当地的了解及与当地的融合,可以考虑与有信誉、熟悉当地情况的专业机构合作,帮助了解市场,筛选合作伙伴。”(支点杂志2014年4月刊)

作者:缅甸小勐拉 分类:www.9992019.com新闻 浏览:68 评论:0